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青大园

未成曲调

2016-11-16 刘玮 点击:[]

  未成曲调
  文/刘玮
  心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夜晚和朋友在街上逡巡,沿海城市近了冬至,繁华路段高楼商厦广告牌巨大,车流如梭。人行道旁耸着有怪异树杈的墨松。黑暗阴影下,坐着一位拉二胡的老人。弓子搭在弦上,来回一拉。声音暗哑,和着侧耳传来的车流。
  所以莫名地停下来,只是听着。老人自始至终没有抬过头,惟有声声不断入耳。
  忽然觉得世俗极其疲惫,极冬太过匆匆。
  其实说来,作为此时画面里的人,说白了能做的事也许只是看着老人被城管赶走然后感叹几句,而后不了了之。若是唯唯地告诉他去参加个什么电台选秀,可能连自己都会觉得不堪鄙薄。有些歌未唱出口就湿了眼眶,未央未央,惟有帷幕落下的声响。少时记忆清晰,收音机里的咿咿呀呀的唱腔,管弦伴奏,节奏铿锵,可是字句早在醺醺然的岁月里一并消散了。残留的二胡曲调在灯火的夜晚也被世俗冲垮了,余烬碎碎不知道在人们心底是否尚有痕
  迹。大家可能早就遗忘了,迪厅舞池里酣畅淋漓的人们,巨大的音响震撼下,街边阴影下一支二胡声声扯心弦。
  未成曲调,先有情。
  当民间真正成为城市化脚下巨大的附庸,民间艺人成了所谓的伶人,人们放下图腾成了钢铁的奴隶。或许还有人惦念起景泰蓝时代,但同时劝慰自己不要太固执太老套的人也不少。
  选秀节目特别火的一阵子,电台的收视率和小姑娘们路过街头海报时发出尖叫的频率一样超卓。谈起某某比赛,口舌如簧,抑扬顿挫,令人怀疑课上唯唯诺诺的是不是这个人。现实说白了就是一个结疤,此刻看来是民间艺术在隐隐作痛,随时要我们去准备迎接这庞大的恐慌。或许有人会把未雨绸缪当成贬义词写满标签贴在我们的脖颈上,不过到底是讽刺还是自嘲。当人们乏力于衡量现实,就放任世事填题,看看造出个怎样的世界。为数不多的民艺在渐渐退潮,赶潮拾贝的人只闻涛声翰翰,远处是国家文明的殇声,如高原落日映如血红,朝觐者的驼队也遥遥无踪。剪纸,刺绣,泥塑,浙江扎染堆绣,管乐。无声地被潮流排挤,似乎被搁置在高塔。惟听雁声不闻人语,衍世而传,寥寥几代。无人问津,废墟是坍圮的精神殿堂,祷告声浅薄而不入人心。
  不知道还有怎样的声音同二胡声一起响起,在漆黑的夜里,在灯如昼车如流的背影面,在鲜有人停下脚步的树
  影下,只有一个老人。

上一条:年华,有关故乡 下一条:my intimate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