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青大园

无题

2016-11-22  点击:[]

     无奈地说,80后团队为70后怀旧群制作的小
  电影《老男孩》,“无理取闹”地席卷了各大论
  坛、网站,结果“怀旧”这俩字就跟这冬天的流
  感一样无情地蔓延起来。症状十分复杂,一旦感
  染,不仅咳嗽、打喷嚏,还流眼泪;不仅鼻子嗓
  子不舒服,而且心里也怪不是滋味的;传播人群
  更是超越了70后,蔓延至80后,甚至于90后。作
  为80后的尾巴、90后的前奏,我想起了我们这
  “尴尬”的一代--
  10年前,我上三年级,那时村里小学还没
  “改制”,也就是合并进镇里,还叫做“小初村
  完小”。至今不晓得为什么叫“完小”,只知道
  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于是刚刚在怀疑自己是否
  记岔了字,说不定是叫“丸小”。
  “完小”的对门有一个小商店,高出路面有
  三四个台阶,小小的绿色的门板正对着小学校门,
  老板总是站在光线并不充足的店里,记忆中“高
  高大大”。我很少进去,一者零花钱不多,二者
  妈妈不让多吃零食,当然第二个理由是用来安慰
  第一个的。这两个理由同样适用于我下一个儿时
  梦想--攒钱买大大卷。
  小小的粉色的圆圆的盒子,正面贴着有着
  “泡泡糖”肤色的超人的图,里面一圈圈蜷缩着
  长长的“大大卷”。二年级暑假,妈妈在我“满
  地打滚”的恳求之下给我买了一盒,记忆中我吃
  了大约有十天,每天揪两厘米不到嚼一嚼,短到
  几乎吐不出泡泡,但是我的头仍然为此每天“骄
  傲”地高高抬起,不亚于如今年为奥运会、世博
  “自豪”的程度。半月后当我再次“撒泼耍赖”
  故伎重演时,妈妈再也不吃这套,撂下一句话,
  “自己攒零花钱买”,于是开启了我小学为期最
  长的一次“理财”行动。
  当然如开头所讲,本次“理财”行动因为小
  学改制“夭折”了,后来便也渐渐忘了这回事儿。
  但是,10年后的今天,莫名也许有名的,“大
  大卷”变成了我“魂牵梦萦”的东西,大概因为曾
  被唤作“梦想”的缘故吧。
  现在是找不到“大大卷”了的,不知道现在
  的小孩还知不知道曾经有一种让我们那一代“神
  魂颠倒”的泡泡糖叫做“大大卷”,能不能想象曾
  经有一帮小屁孩把买一盒“大大卷”作为自己的
  一学期的梦想。可是,就是这样的梦想,我们还
  有吗?
  当我们如今每天早晨蜷缩着赖在被窝里不肯
  起床,午夜驼着背趴在电脑前不肯下线,上着课
  口水流到桌面上时,还有没有“大大卷”一样迫
  切想得到的东西?除了每天晚上宿舍内部“卧谈
  会”的话题是得不到的“帅哥美女”,除了每次
  考前啃课本直到梦里全是试卷,除了毕业之前希
  望做到高薪就业的美梦……还有什么梦想可以用
  一生去守候?还有什么东西是我们朝思暮想而为
  之坚持不懈的?
  也许读到这儿会“哼”一声,然后冷笑一下,
  “我们,还有资本做梦?”当毕业几乎意味着待
  业,当大学生起薪与民工差不离儿,当公务员考
  试如同千百万人过独木桥,当考研如同为了延缓
  就业压力而凑特闹,我们还敢梦想自己做点什么?
  可是,亲爱的同学,仅仅因为明早梦会醒,
  我们就放弃做梦的权利吗?哪怕那是噩梦一场,
  也撑起了我们的寂寞长夜。仅仅因为老酒又辣又
  苦涩,我们就不想尝上一大口?兴许入口入喉,
  回味便是历久弥香的。
  近来各种有关大学生创业的新闻不断爆出,
  各种“煎饼哥”、“豆腐哥”、“烧饼哥”层出
  不穷。当你听说他们每天风餐露宿,睡不够觉,
  你原本紧盯着电脑屏幕的眼神慢慢地挪出那块四
  方区域,抛出四个字“哥干不了”,然后再次
  返回DOTA的世界;当你听说他们月薪五千甚至
  过万,你原本塌着的脊梁猛得顶起,瞪大眼睛问,
  “是吗?”;当再次想起他们没白没黑的忙碌日
  子,你心里默念着“哥不干”,又一次打开界面
  重新开始DOTA。
  当你的口头禅变成了“没劲”,“淡定”时,
  你还会不会对一个单纯的念头心动?当你打心眼
  里觉得自己“生不逢时”,“怀才不遇”时,你
  还敢不敢为一个遥远的梦想跟现实奋斗?
  我知道你不敢说“会”,我也不敢。真希望
  现在还有“大大卷”卖,那么每次当我找不到自
  信心和动力,我就可以去买来一盒,揣在兜里,
  瞬间就变成儿时那么“理想远大”。

上一条:苦涩青春 下一条:年华,有关故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