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青大园

晚星将熄

2017-03-26 陶叶 点击:[]

  晚星将熄
  二傻不知什么时候就从我背后蹿出来,着实吓了我一跳。
  我歪着脑袋白了她一眼。
  她用手揉着头发,嘿嘿的笑,没心没肺的样子。
  橘色的灯光在她的头顶上打成光晕,轮廓边生出许多细小的茸毛来。
  她的眼睛发亮。
  其实那一刻我怔了怔,我以为二傻的眼睛应当是红红肿肿的才于情于理,可是二傻就是二傻又不是别人。
  ···
  “嗯,好香啊。”她笑着坐下。一副很有食欲的样子,一边将大碗移得近些。
  仿佛桌面上的油渍,不时的蚊虫,连同心底的忧伤什么的,也是可以消失得无影无踪的。
  于是她抓起筷子,搅和两下。白嫩的米线在火辣的汤汁里翻来覆去,她埋下头就哧溜溜的吃起来。 我也不禁咽了一把口水。
  越是烫,越是辣,越是急不可耐的吃起来。
  直到碗里再也搅不出什么。
  轻柔的夜风徐徐吹过,带走囤积的热气。
  我注视着她的眼睛,试图找到一丝伤痛的线索。
  她的眼睛晶晶莹莹的,褐色的瞳仁真漂亮啊。
  “唉呀,你不要再看我啦。”二傻调皮的晃晃头,装作羞赧的说道。
  然后她站起来,拉开椅子朝清凉的夜色中跑去。
  ···
  等我付完钱追过去的时候,二傻已经坐在宽敞河道的台阶上仰头喝着啤酒了。
  我走到她的左边,轻轻的坐下。
  那本该是男朋友的位置。
  那又怎么样。我从塑料网中抽出一罐啤酒,拉开。清脆的一声响,仰头就咕噜咕噜的喝起来。
  晚风轻柔地传来二傻安稳的气息,浓郁的 树叶生涩味道挥散不去,空啤酒罐响亮的滚得老远。
  后来二傻嫌啤酒难喝硬要折回去提醒那个摆摊女人却搞错了方向。
  我们沿着河道走,人字拖踩在灯光和树影上。
  ···
  “世上再没有生活过一个比简·爱更大的傻瓜,再没有一个更想入非非的白痴。曾经狼吞虎咽地填满了一肚子甜蜜的谎言,把毒药当甘露吞下。”
  还是在那么小的时候,我就能够体会,亲人的粗暴,仆人的歧视,哪怕再多的饥饿,侮辱也不及罗切斯特先生一个冰冷的眼神。
  只是我现在才懂得,如果将那些都看得无所谓的话,那么眼神也会失去它原本炽热的意义吧。
  二傻费尽心机为他做的一切。到头来竟将我给感动了。
  她说十分讨厌后不后悔的各种总结,那是孩子气的讲法。 她望着我,眼眶中盈满了泪水。
  “那么以后就多多的爱自己一些吧!”
  她甜甜的笑,眼睛眯得弯弯的。
  泪水簌簌的落下来。
  ···
  我们沿着河道走,偶尔二傻会追着一块石子踢踢跑跑。她的头发随着身体轻轻地晃。
  我们走过一个大工厂,大水管夸张地爬在围墙上,还是听得到怪异的声响。
  走过一个幼儿园,一楼的灯光静谧地亮着。像极了荧幕上小天使出场时的亮度。
  走过一片小绿茵地,乘凉的老人惬意地摇着蒲扇,小孩儿调皮地跑来跳去。
  迎面走过好多对眉目不清的情侣,大多勾着手,没有讲话。
  走过好几幢房子,有的装修高档,有的已经很破旧了。
  走过好几个可以回家的路口。
  二傻只是走着,时不时回过头冲我笑一笑。她的身影在轻柔的夜色里显得活泼而 单薄,长头发却不似电影场景中的那般缠绕。
  她的眼睛总是很有神,闪闪发亮得像极了夜空里的小星辰。
  好几次我都想快一步走上前去撞撞她的肩,对她说:
  二傻,如果那盏灯孤独地亮得太累了的话,那就任它熄掉吧。
  嘻嘻哈哈的就挺好。
  因为,天总是会亮的呀。

上一条:橘生淮北 下一条:《水浒传》里的蝴蝶效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