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青大园

自我隔离的十四天 ——一个医学生的日记

2020-01-30  点击:[]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尝试写文字了,我一度以为我将要丢失这项本能。

身为一名在青的湖北人,最深刻的感受是牵绊和孤独,纵隔千里,乡音不得讯,有家不得归。

出隔离期的那天,我最后量了一次体温。然后认认真真地穿好了衣服,拧开了那个扣上了十几天的门锁,但最终依然没有勇气迈出那道门。原本也只是想出门到楼道里接上一杯好喝点的白开水,可万一我是那个无症状感染者,或者万一我的潜伏期更长?一连串的自我敏感和谨慎接连叩问着自己,家乡传来的日益严峻的况势,独自的隔离生活加速助长了我的不自信,我极度担心身上会不会有万恶的病毒给周围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慌忙一步步又退回到屋子里,赶紧锁上了门。我不仅是湖北人,更是一名医学生,我太清楚如果因为我的大意和不自知将会给国家和社会增加多大的麻烦。

我很快就重新挂上锁,就再等几天吧,这些天我己经习惯了自言自语的安慰鼓励自己,就像曾给千千万万地病号打气一样。于是非常平静地走到窗户边上,用力把窗户推到最大,身体凑上去叭在窗户边上,窗外的新鲜冷空气疯狂地迎盖在我的脸上,这是这十多天里最大的任性,满足和奢侈,至少我终于可以暂且不用对体温计上的数字过分敏感,不再那么强烈地担心自己会不会冻感冒,发烧或是咳嗽。

最初被隔离的十四天,是我人生中最焦灼煎熬的日子。我的精神和心理已经极度紧绷到只要闭上眼就会惊醒的程度,前三天晚上,包括大年三十的夜里,每天凌晨一点惊醒,满身大汗淋漓,赶紧爬起来量体温,然后再努力挣扎到天亮才睡去。我向来不是一个怕黑胆小的人,但在这栋空荡荡的大楼里,我没有哪一天晚上敢关灯睡去,也从来不敢拉上窗帘,因为害怕阻断了这墩,证明着我和外面的还连接着的唯一的并不算透明的玻璃,我使命感般的等候着,每天中午晕黄的阳光投过它洒进屋里对我的召唤,就像一只惊慌的麋鹿,慌忙撺掇进这唯一温暖的光芒里。

我害怕,我及其恐惧我出生的故土里哪怕是任何一个亲朋好友的微恙,都足够让我遗憾一生,承受不起。这场肆虐的传染病,在我的故土里疯狂肆虐,而我被隔千里,身着白大褂,却毫无奋击之力。这种遥远的牵绊引发的无力感终于在我每天接受着外省各个紧张防控起来的部门对湖北人各种汇报和查问后,崩溃大哭。我在哭什么呢?我害怕自己在这场人心惶惶的传染病中死去吗?不是,我害怕未来的密切接触者名单中出现一串与我相关的名字,我害怕我的师友们受连累,我害怕家乡守不住,我害怕在我尚无能力穿上战衣的年纪,保不住我的亲人,我更害怕多年后的我终能身披白袍,却亲友不在,已无归处。

这是一个在外湖北医学生莫大的悲痛,有多恐惧就有多期待,我依然还在满怀期待着尽快到来的某一天,我回到了家中,握着生命垂危的爷爷的手,告诉他我回来了......有多期待就有多遗憾,注定了伴随一生,不是给一束光,就能活在光亮里的。

得知附院的老师们派出第三支支援队伍去支援湖北的时候,那一刻我疯狂地想要跟随着他们一同前去,前线就是我的师长,前方就是我的亲友啊,那种急迫地愿望击碎了仅存的理智,我除了保持我的一切行为和状态在别人看来都在正常轨道上行走外,自觉孤立无援,一无是处,我连自己都保护不好,又能拿什么去保护他人。直到当我看到在出征送别仪式里小男孩送别爸爸时,父亲半跪在孩子面前,孩子两只小手捧着父亲的脸,瞬间泪流满面,真心打心底里万分感激这些心怀大爱的人们,他们是夫,是父,是儿,是师,是友,是千千万万前赴后继舍生忘死的普通中国人,让我终于真切地越来越感受到了生的力量和活的希望。

鲁迅先生说过,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哪怕没有光,我便是那唯一的光。

凡所你想象不到的,那就请忍耐好了。直到今天,我始终没有后悔选择学医,反而特别感谢因为学医赋予我的警惕和敏感,也许正是因为我在周围人都还没有意识到严重性时就戴上了口罩,放弃吃饭喝水的十几个小时坚持没摘下以及非常及时的自我隔离才拯救了我自己和身边的人。我们不是英雄,只是朝生暮死的众生。任何人间理想都抚慰不了生老病死的悲哀,在生命面前更谈不上什么正义感。我们无法直视人性和无法拯救的灵魂,却也越发感受到生命的卑微。你以为习惯了生死,心硬如铁,但每每束手无策,却禁不住怀疑人生。也正是那些千千万万前赴后继舍生忘死的医务工作者们、默默跟行在身后的各行各业的社会工作者们,无数坚持自我隔离的坚守者们在共同营救武汉,奋力保家卫国!我相信疫情过后,每一个人都会是自己心中的民族英雄。鲁迅先生说“学医救不了中国”,我觉得这句话略有偏颇,许是“医学”本身确实救不了中国,但“学医”能,像钟老一样真正地学医者,能以身唤人热血于危难,能以行醒世混沌于谬言,能以命救民性命于水火,唯性命尤在,家国何忧?我相信,只要今后的中国,依然有千千万万人前仆后继地选择学医,就能救中国!我始终坚信我们在干着一件很英雄的事情,我们学医,我们四处游荡,并不是寻找彼此,但我们知道,我们四处游荡,终将能够相遇。我相信,生病了会好起来的,祖国会好起来的,这个世界会好起来的。

下一条:青岛大学第三届诗词大会|遇见诗词 遇见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