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青大园

小城小雪

2019-03-08  点击:[]


“多云转阴,夜间有小雪,夜间出行请注意安全。”

最后一句天气预报结束,尚沉在晨色的小城里已经有人迎着整宿不眠的北风踏上远行的路。除夕夜的鞭炮声早已远去,但还剩下一小撮的鞭炮留待元宵节举行最后的过年仪式。

这是个只有一家电影院可供观影的小城,楼层最高只有十几层。外地人在小城外围投资了新学校,豪华的大饭店,新的购物商场和一处处施工的楼盘。外圈萌芽的繁华却并没有影响小城最核心的地带。那是小城的心脏,一条商业街。资金和人口源源不断流入又流向更远的地方。自这座小城具备城市雏形之时,便一直源源不断提供经济血液给这座城。

商业街是鱼龙混杂的。一路沿街走去,铁板鸭肠对面就是某知名运动品牌光洁明亮的橱窗,臭豆腐旁边是亮堂堂的饰品店。所有的分类都不起作用,一家店和一家店早已成共生。那家服装店的女老板经常去隔壁糕点摊买蛋糕做午饭。走过红绿灯,一条河从小城的胸膛流过。



行这河上的桥时,若是好奇望一眼桥下,会发现水是浑浊不见底的,阳光照着的时候,透出暗绿的光。河边的广场上有老人卖着五颜六色的风筝。一只风筝越飞越高,渐渐缩成一小只俯视着地上人们的笑脸。

广场边便是公交车站,那种连接城乡的公交车。一辆将发的公交车上,司机师傅放下手机抬起头,看到远处走来一小帮妇人。这些妇人,准确来说是半老的妇人们,欢快地登上车,同司机打好招呼后便聚在车厢后半截去了。

公交车慢腾腾地驶出车站,一个年轻的姑娘在远处招手。司机师傅将车平稳开过去让她上车。那姑娘利索地上了车,不出意外的知道,返乡的车上挤满了人。她在车厢前部找了个位置扶稳站好,做好了一直站到终点的准备。要是不挪位置,也许站一路并不轻松。随着上车的乘客越来越多,她从车厢前部慢慢被挤到后半截。抓着铁栏杆,松了一口气。不等这口气吐完,一阵阵响亮的笑声在后半截车厢荡漾开来。

“咱们夕阳红秧歌队晚上一定得好好露脸!让他们眼热去吧!”

“对!咱们今天可是得了一等奖!”

“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不知道谁起了头儿,说起了三句半。

“敲锣打鼓台上站”

“自编自演三句半”

“十九大思想来贯彻”

“要宣传!”

“……”

带着乡音的一句句博得一阵阵笑声和喝彩。在这节小车厢里,她们就像是一笼麻雀,生要在旷野里歌唱,任凭北风把声音吹跑,四处散落。



一群人的笑声是有感染力的,抓着栏杆的姑娘觉得脸颊酸痛,才发现她已经不自觉的笑了好久。这群自称"夕阳红"的半老妇人还在喋喋不休的讨论着晚上的表演,衬托着前半截车厢的沉寂。那里尽是些年轻男女,或侧视窗外或低头不语,默契的互不打扰。

每个路口,车上都有两种人,上下车的人和留在车上不动的人。此时车上却像是两个"世界"。

车门缓缓开了,那姑娘又利索地下了车,公交车便载着笑声和车上的人开走了。

阴沉沉的天边看不到一丝夕阳,北风吹过她的长头发,"降温了"她想。

入夜,一片两片的雪花趁着夜色朦胧偷偷率先落下,随即是铺天盖地的密密小雪。像是电影场景里一场蓄谋已久的暗杀镜头,夜幕拉开,刺客们才开始纷纷登场。小城元宵节前的最后一点温暖也被刺杀了。

上一条:寒武纪 下一条:向晚残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