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青大园

赴约

2019-05-28  点击:[]

假期,我去赴了场约——文人之约——由我单方面邀约的。

人潮拥挤,这是我来青岛近一年来,看到过的各式交通工具内人数最多的一次。自然, 这还不足以使我缩回宿舍去。

因为日光灿烂,我要赴约。



到了大学路的一个小十字路口,一波青年装扮的人群涌动在十字路口的一个小角块。交警在十字路口中间指挥,他暴露在灿烈的阳光下,脸涨得通红。他对车囔着“过!过!过!”,他对一些逗留在路边的、溢出在路边的青年学生囔着“上去!上去!上去!”。

那块小角地,青年人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比寒冬腊月里小孩的衣服还厚实。同一个空间,   同一个热度,在我左边是孤军作战的勇士,他一个人指挥千万匹野马。在我右边是热血沸腾的青年人,他们聚集起来,三两成伴,表情凝固在“咔嚓咔嚓”声之中,不闻他言,比雕塑沉思者更僵硬更稳重地站着、坐着、蹲着。

我看准绿灯,匆匆离开,我还要赴约。

看了一眼地图,再抬头,“老舍故居”四个大字令我眼前一亮。我的四周都是青年人,他们是和我一样来赴约的吧?

“欢迎光临,这边请。”标着“入口”牌子的前面有一个微笑着的斯文老者,微笑已然将岁月刻在他脸上。然而他的腰却十分的直挺,岁月也弯不得。

我朝他微笑,然后踏进那栋神秘的屋子。我要赴约。

我前面的一个看似同龄的女生转身,我侧身让路,老者的声音和她即将抬脚出门槛的脚同来。

“姑娘,你有没有看见门口这两个字呢?这边是入口,你要出来可不是从这,不可走反啊。想出去必要找到出口呐。”老者的声音沧桑而有力,那个女生手足无措地回了头。

我走到玻璃柜前,手贴在那一本本书上方的玻璃上磨蹭,好似我真的能碰到那纸页般。一股清凉的空气钻入我的意识里,它在催促我,要我赴约。

我不能停下,我还要赴约。



我走出老舍的故居,穿过萧军和萧红的荒岛书店,我重新走到了大街上。耳边仍是一阵一阵的“咔嚓”声,青年人似乎对雕塑的模仿乐此不疲,有争奇斗艳之势。

“诶?这是鲁迅公园?好像没什么好玩的。”

“那我们去另一个地方吧,走吧走吧。”

两个青年男女从我前面离开,我拍拍被太阳晒热的脸颊,甩开一身的燥热。啊,我终于到了。

我一深呼吸,青草呀嫩叶呀,混着泥土的味道争先恐后地蹿进我的鼻子里,我的脑子里

——我的全身心里。

我看着鲁迅先生仰着头的石雕,闭上眼,一场空前盛大的演讲会在我的四周展开。人群涌动,比今天的地铁更拥挤。

鲁迅先生站在青年男女的中央,他神情庄重又认真,真诚而坚定。我周围的老中幼的游客,或是躺着,或是坐着,甚至趴着,都纷纷化成青年人。他们站起来,他们朝着我所向的方向,一齐聆听着、呼喊着,热血沸腾着身心发出他们的声音,我们的声音!

我睁开眼,一切散了,鲁迅先生那娓娓道来的声音还萦绕在我耳边。

“有些地方,你要走一走。有些地方,你必须一个人走一走。然后你才能寻到你的自由自在,你的身心能被自由自在的精神所充实。而你的疲惫,在你自由自在的精神下不堪一击。”

写下我的随感录,我想,我已经赴约了。



上一条:随思抵心--评普鲁斯特《少女的忏悔》 下一条:跟我去德音看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