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青大园

梦中的少年

2019-06-06  点击:[]

“每个优秀的人,都有一段沉默的时光。那一段时光,是付出了很多努力,忍受孤独和寂寞,不抱怨不诉苦,日后说起时,连自己都能被感动的日子。”“共勉。”

高一开学的前一晚上,我收到了这两条消息,是她发过来的。读罢,心里有点五味杂陈,久久没能回复。“开学以后你是不是就不能用手机了?”她又问,她知道我父母对我的要求向来是极严的,我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手指颤抖着在对话中打出了两个字“是吧”,又赶快删掉了,改成“可能吧”——既是安慰她,也是安慰自己。我当时似乎知道进入高中意味着什么:孤独,分离,浮浮沉沉,为一个叫梦想的但看不见的东西奋斗。

我的高中生活开始的似乎不太顺利,骤然增多的功课,被强行改变的作息规律,与家长久的分别,完全不同的教学模式……随之而来的是整个人的消沉与颓废。开学不多久,就迎来了第一次月考。在那种状态下,成绩自然是惨不忍睹。班主任是个负责任的数学老师,挨个与我们分析成绩,轮到我时,我直截了当地问:“老师,我这样的成绩是不是算差的了?”老师摸了摸他光滑的前额,盯着我,我不敢吱声,透过他的金丝眼镜,我似乎看到了些什么。“你得知道啊,高中的考试太多了,你要是每次考完试都在想唉呀我考得不好,唉呀我这道题又做错了,唉呀我怎么这么差劲,那太痛苦了,明白吧?”“嗯”我含混不清地答应道,嗓子眼儿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眼光得长远点,记住了吗?”我只能再点点头,因为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安慰我。办公桌上,茶杯里的热气冒出来,带着茶香,四处飘散,把我的心结冲淡。

以后的日子也一天天的流过,按照新的模式生活了许久,也是习惯了早上五点起床,晚上十一点睡觉的日子。早上五点多东方的天空切切实实地分成两半:下面是深沉的蓝黑,上面是鲜艳的赤红。两种颜色风格与色调完全不同,却又都出自一片天空。如果上帝是一位画家,那么他一定是在饱蘸浓墨卖力地渲染他的画布,才绘出这奇异而又壮丽的图像。夜晚倒是宁静的很,除去夏天的鸣虫,夜间回宿舍路上发出喧嚣最多的就是一对对有情人;有时在教室里待得晚,孤身一人走在夜路上,便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默念背过的《步天歌》,找找三垣和二十八宿——当然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质量堪忧的空气总会给夜空蒙上一层厚被,盖住星星,让天上的星星像地上的我一样被压得喘不过气,即使能够发光,终究也是卑微而沉默的。

等到白雪覆盖了大地两轮,河道里的水涨落了两次,高中的学业水平考试也到来了,那是一次全县的高中混考。候考时,遇到了一位初中同学,他赶紧跟我打招呼,我笑了笑,他随即眉飞色舞地讲起了分别以后的事,我认真地听。他的故事说完了,我只点点头:“嗯。”他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两根本来就会跳动的眉毛快要弯成“八”字,盯着我瞅了好一会儿,一改之前的兴奋,用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严肃语气和我说:“超哥,我发现你变了。”我心里一惊,没想到这句只在言情小说里出现的话被人用来形容我,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准备打个哈哈过去。我问他:“哪里变了?是不是变丑了?”他说:“我发现你变沉默了,变沧桑了。”我忘了他当时的反应,但如果我是他,当时我看到的,应该是一张惊愕而失魂落魄的脸。

沉默,沧桑。进入高中一年多以来的悲欢爱恨,把我变成了这样一个人。我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只能放任我的灵魂逃离。考完试以后,照例放假了,那应该是一次比以往都沉重的归途。回到家,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的我又听到了手机“叮咚”的提示音,我打开一看,是她的消息——由于不同的高中放假时间不同,我已经许久没和她联系过。

“告诉你一件事情”,她说,“这件事你从我这里听到比从别人那里听到要好一些。”似乎是某种预感,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你说吧”,我回复道。过了一段时间,屏幕上弹出四个字:“我恋爱了。”

或许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我的反应并不大。“哦哦,那祝你幸福”,我回复道。她说:“我没想到你会是这种反应。”我忘了后来又和她说了些什么,只记得那天下午的夕阳格外的大,格外的红,把一切都吞没在霞光之中,只有附近一片云,显得愈发阴沉。

每年高考的那几天,我们学校都会被用做考场,按理说考场不能有闲杂人等打扰考生,但学校出于学习考虑,偷偷地把我们藏在实验楼中,用这几天来补课。高一高二,接连两年的这种经历,是我对高考最初的感知。看着他们严肃的面庞,紧张的步伐,我曾经想过:“这就是两年后的我们了”“这就是一年后的我们了”。后来终于轮到“这就是我们了”。整个高三一年都是在极其别扭的情绪中度过,除了刷题生命中别的事情似乎都失去了意义,以前在宿舍里鬼扯到半夜也变成了为一道题的解法吵到面红耳赤,笔记本、错题本、摘抄本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一盒笔芯的寿命也就一个多星期……为了督促自己,桌子上贴了四个大字:“拼搏,奋斗”——每次低头看见这两个词都问自己是否做到了。回想起来,那真是一段热血的日子。

很快,第二年的春天就来到了,离高考又近了几天。北方的早春,总有些料峭的春寒,即使四五月份也不能消散。或许是因为一场寒冷的春雨,我开始咳嗽,一开始只是以为是简单的感冒。后来病情逐渐加重,以至于高烧不退,每天晚上总能在床上咳半个小时。到市中心的医院里做了检查,才知道是得了病毒性肺炎。X光片上,整个肺部阴影弥漫。在医院住了三天之后我不顾医生的劝阻坚持要回到学校,碰到语文老师为我们播放87版《红楼梦》中黛玉葬花的片段,看到黛玉为花而惋惜,不禁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我的生命也许就要像这些花一样了”,我想。

一次请假回家后突然收到了她发来的消息,问我最近怎么样。我把我所有的痛苦,所有的怨言一股脑倾吐了出来,她不痛不痒地安慰我,最后聊天以我絮絮叨叨的抱怨收尾。差不多一个星期以后,一位许久不联系的同学找到我,他眼光有点复杂:“今晚你早点回来,有人给送了你东西。”我有点不解,甚至有点害怕,思考自己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或是卷入了什么交易。晚上到了宿舍,发现床上多了一个小包裹,打开以后里面是一封包装精美的信,信中的字迹我不能再熟悉。信中她说,这是她熬夜写出来的,她十分担心我,祝福我早点好起来,她说让我注意身体,她说她也很迷茫,她也在克服,她说她想看着我成长……那一夜,肺里格外安稳。

之后每天挂吊瓶,隔一段时间去医院复查,排队等候拍片时,我前面还有一个看着像高三学生的人,拿着五三在刷。“什么时候了五三还没刷完?”心里暗自嘲笑他,顺便把我的押题卷拿出来做上几道。

后来的日子似乎过得很快,病终于在高考之前好转。高考那几天像梦一般过完,不觉得有什么困难或者意外。离别也很快,我们没有撕书,没有狂欢,也没有抱头痛哭,一切静悄悄地发生,又静悄悄地溜走,带走了我们内心叫“青春”的东西,给我们留下了各自应得的“未来”。

以往每次大型考试结束,由于内心的阴影,总会梦到其实考试还没到来,要抓紧复习,这个时候总会在一身冷汗中惊醒,环顾四周,发现是无边黑夜,又放下心来。大学开学后,又一次梦到这种场景:老师和我们说,高考还没到来,之前只是一次模拟考试。这一次梦中的我却没有惊慌,而是拿出笔记本继续看,心想复习就复习嘛,我也不怕考试了。事过之后回想起来,我突然间发现这才是高考给予我们的最大经历:一颗不畏惧挑战的心。也只有这时我才明白,班主任对我说过的话。

有人说:“高考就像在黑屋子里洗衣服,你不知道洗干净了没有,只能一遍一遍的去洗。等到上了考场那一刻,灯光亮了。你发现,有的人忘了加洗衣粉,也有的人用洗衣机。但只要你认真洗过了,你那件衣服就一定光亮如新。而你以后,每次穿这件衣服都会想起那段岁月。”就像我的高考,最后的结果似乎无关紧要,但我经历了那个过程,那段“连自己都能被感动的日子”,我有了不畏惧任何挑战的信心。

将要参加高考的学弟学妹们,你们也一样,高考给了你们人生中最宝贵的经验,也是你们成就自己的第一次机会,通过了这个历练,你会成为更好的自己。最终高考还是塑造人格,而不是分数。

这样当你们回首时,你们梦中的那位正拼搏的少年,才会无所畏惧。

至于她嘛……和她再次相见,就是在大学里了。

下一条:随思抵心--评普鲁斯特《少女的忏悔》

关闭